• 开平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  • 关注我们:
    • 搜索
  • 繁体版   |  英文版   |  无障碍  |  网站支持IPv6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开平市政府网 > 开平风采 > 历史文化 > 开平故事
开平历史上第一对夫妇作家
撰写时间:2020-10-12
来源: 本网
打印
【字体:

许炯,水口容毂巷人。家住福建建安县,他父亲许相是明代正清年间举人,在建安县任教谕。他自小特别贪玩,天天跟小朋友们骑竹马,黏蜻蜓,捉鸟雀。但他聪明,年仅十岁就熟读了许多古书,写文章,作诗,往往挥笔即就。不几年,积起来的稿子差不多有千篇,装满一个书箱子。十六岁那年,他头一次跟父母回到家乡。乡亲们闻风争相造访,他家老屋,每天都挤满了人。乡亲们向他提出各种问题,他都对答如流;有要求他吟诗的,他总能出口成章。在建安也好,在水口也好,人们都把他视作神童。对于他积有满箱诗文,有人认为是将为栋梁的树木,未经雕琢的璞玉;也有人认为是未谙世故的意外之作。许炯本人,竟以文辞为无益,有一天将箱子里文稿尽数倒出,点火烧毁。

结了婚之后,许炯仍然非常贪玩,斗鸡逐狗,像小孩似的。他妻子余玉馨出身官宦之家(祖籍顺德,家住京师,父亲余经官职是给谏)。论史赋诗,都有很深的素养,见丈夫天天耽于玩乐,劝道:“你也该静下心来,读读书,写写文章啊……”不料许炯一听,怒容满面,跺脚而去。玉馨并不自馁,第二天又细声软语劝他。他还是不听。后来玉馨跪在许炯面前苦苦相劝,并且饭也不吃。许炯这才感动,觉悟,勤奋读书,到十九岁那年(嘉靖辛卯,公元1531年)考中举人。

不久,许炯的父母相继谢世,长子顶父,他负起支撑家庭的责任。没有了父母,家庭经济相当拮据,玉馨不仅毫无怨言,与小叔俩口子和睦相处,而且拿出了自己的奁资抚养俩小姑。然而玉馨本人不知什么原因屡产不育,弄得身心疲惫,笔耕几乎荒废,到接连养了俩个儿子,身体日逐好起来,为文之心也勃然兴起。她论褒姒亡周、西施破吴、诸葛亮取刘璋……都出自胸臆,有独到见解;她也吟诗,多为触景生情之作,但写得端丽而婉转,且深沉含蓄。为清代和民国的《开平县志》历次修志者(陈还、王文骧、余谋)收录的诗篇有:

拟古

西陆起凉飚,高梧坠秋叶。

出户闻寒蛩,开窗见明月。

美人天一方,伤情又离别。

离别有所思,梦寐恒见之。

凛然松柏操,瑩如冰玉姿。

为言持贞素,值晤自有期。

欢会未及终,怅尔闻晨鸡。

亭亭东方树,渐觉含朝晖。

夏夜

微月近前庭,风凉玉露零。

香眠花里蝶,星坠柳梢萤。

玉漏频传箭,银河若建瓴。

徘徊不成寐,小立倚疏屏。

咏燕

三月园林桃杏开,重来还识旧楼台。

应知冬向山中蛰,浪说春从海上回。

冲雨柳塘粘绿絮,掠泥花径带苍苔。

乌衣旧宅何人住,沧海桑田几劫灰。

暮春

风柔南北草芊芊,渐近清明四月天。

云净高楼无去雁,雨晴深苑有啼鹃。

扫除花锦铺苔席,摇荡春光飞柳绵。

屈指韶华如过隙,可令容易度流年。

围棋即事呈夫君

重围或是兴王地,一子能当生死关。

到得功成无着处,机心用尽不如闲。

秋夜

秋声昨夜入梧桐,金井银床影半空。

捣尽寒衣不成寐,半钩新月一帘风。

许炯说余玉馨的诗,是“性情所发”;新会举人、长芦盐运司同知容朝望  认为“余之诗,其婉转卑顺有梁鸿妻之风,其深沉含蓄有诸葛亮妻之风,其严正方割有乐羊子妻之风”。

我们从“离别有所思,梦寐恒见之。凛然松柏操,瑩如冰玉姿。为言持贞素,值晤自有期”(《拟古》)这些诗句看到了这个富有才情的贤妇高洁的襟怀。她的《围棋即事呈夫君》:“重围或是兴王地,一子能当生死关。到得功成无着处,机心用尽不如闲。”文字平实,它的双关之意却既巧妙又自然,既浅显又深刻,真是浑然天成,妙手偶得。它对许炯在人生道路中的抉择,不知是否起了作用?她的诗有独特的艺术风格,“半钩新月一帘风”(见《秋夜》)即其写照。

许炯几次上京赴考都落第,他就放弃了试场拼搏的念头,受聘修新会志及厓山志。之后,寓居金陵潜心著述。

许炯说“予好读四家书,至其会心处,殆忘寝食”,所谓“四家”是唐代韩愈、柳宗元,宋代欧阳修,苏洵、苏轼、苏辙父子。因为好读,细读,深入读,所以得窥堂奥。他认为“韩以严正胜,时出于奇,往往险绝为世妙观;柳以雄浑胜,时涉骈丽,犹有唐人气习;永叔(欧阳修字)和平雅畅,理尽词穷,令人叠叠忘倦;老泉(苏洵号)如汉庭老吏,笔带冰霜;子瞻(苏轼字)如万顷波涛,变化不测;子由(苏辙字)如长江浑浑,直泻无声”。为便于阅览,他编辑了《四家文类》一书。他还编辑了一部《古今奇文》。

许炯虽然得唐宋“四家”之奥,但自己作文绝不因循,他说:“为文须凿山通道,否则为牛后耳。”他总是独辟蹊径,纵横驰骋,自成一格。他每写成一篇,马上被人传诵,传诵的人越来越多,求他诗文的人也就更多。他的文章《上田豫阳督学书》、《上朱砥斋佥宪书》、《张道孝感记》、《送别何檗樵序》、《赠闲叟叙》五篇,诗《观海得水字》、《厓门奇石》、《经白沙里》(二首)、《流杯竞渡》、《将往京师留别亲友》、《厓门泛舟》、《暮春》、《山行》、《北滘候潮》十首存于历年旧《开平县志》。他的诗,工整而自然,意境幽远,感情深沉,有一种古朴的美。例如,《门奇石》:“海门铁柱镇龙宫,障尽洪涛是此中。去国孤臣心似石,风波不改旧时容。”《经白沙里》:“断巷围孤屿,寒流绕白沙。高楼巢野燕,古木聚寒鸦。壁篆昏题墨,潮痕阁钓槎。山中猿鹤梦,迢递忆年华”。这里,显示了他的思想情感和艺术。他的文集《吾野漫笔十三卷》(文七卷,诗六卷)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在开平,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

当许炯不再作春闱之想而勤奋著述的时候,他的爱妻余玉馨已逝世。余玉馨短短四十四年的生命,写下了二百多首诗和几百篇史论。许炯把她的遗作从箧笥中取出,细加校订,精选出她的诗一百二十八首,史论五十篇,为《箧中集》,以传世。

这是一位才气横溢的女作家终生作品的结集,“开卷情迹宛然”(许炯语)。有论者认为,它象《诗经》中的关睢篇一样,是吟咏爱情的佳作。


相关附件: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 
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服务申明
 版权所有:开平市人民政府    主办:开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 
备案编号: 粤ICP备05079694号  网站标识码:4407830003  粤公网安备; 44078302000116
开平市政府网公众号
开平发布政务微博
网站首页
开平风采
新闻动态
政务公开
政务服务
政务互动
  首页 > 开平市政府网 > 开平风采 > 历史文化 > 开平故事
开平历史上第一对夫妇作家
撰写时间:2020-10-12
来源: 本网

许炯,水口容毂巷人。家住福建建安县,他父亲许相是明代正清年间举人,在建安县任教谕。他自小特别贪玩,天天跟小朋友们骑竹马,黏蜻蜓,捉鸟雀。但他聪明,年仅十岁就熟读了许多古书,写文章,作诗,往往挥笔即就。不几年,积起来的稿子差不多有千篇,装满一个书箱子。十六岁那年,他头一次跟父母回到家乡。乡亲们闻风争相造访,他家老屋,每天都挤满了人。乡亲们向他提出各种问题,他都对答如流;有要求他吟诗的,他总能出口成章。在建安也好,在水口也好,人们都把他视作神童。对于他积有满箱诗文,有人认为是将为栋梁的树木,未经雕琢的璞玉;也有人认为是未谙世故的意外之作。许炯本人,竟以文辞为无益,有一天将箱子里文稿尽数倒出,点火烧毁。

结了婚之后,许炯仍然非常贪玩,斗鸡逐狗,像小孩似的。他妻子余玉馨出身官宦之家(祖籍顺德,家住京师,父亲余经官职是给谏)。论史赋诗,都有很深的素养,见丈夫天天耽于玩乐,劝道:“你也该静下心来,读读书,写写文章啊……”不料许炯一听,怒容满面,跺脚而去。玉馨并不自馁,第二天又细声软语劝他。他还是不听。后来玉馨跪在许炯面前苦苦相劝,并且饭也不吃。许炯这才感动,觉悟,勤奋读书,到十九岁那年(嘉靖辛卯,公元1531年)考中举人。

不久,许炯的父母相继谢世,长子顶父,他负起支撑家庭的责任。没有了父母,家庭经济相当拮据,玉馨不仅毫无怨言,与小叔俩口子和睦相处,而且拿出了自己的奁资抚养俩小姑。然而玉馨本人不知什么原因屡产不育,弄得身心疲惫,笔耕几乎荒废,到接连养了俩个儿子,身体日逐好起来,为文之心也勃然兴起。她论褒姒亡周、西施破吴、诸葛亮取刘璋……都出自胸臆,有独到见解;她也吟诗,多为触景生情之作,但写得端丽而婉转,且深沉含蓄。为清代和民国的《开平县志》历次修志者(陈还、王文骧、余谋)收录的诗篇有:

拟古

西陆起凉飚,高梧坠秋叶。

出户闻寒蛩,开窗见明月。

美人天一方,伤情又离别。

离别有所思,梦寐恒见之。

凛然松柏操,瑩如冰玉姿。

为言持贞素,值晤自有期。

欢会未及终,怅尔闻晨鸡。

亭亭东方树,渐觉含朝晖。

夏夜

微月近前庭,风凉玉露零。

香眠花里蝶,星坠柳梢萤。

玉漏频传箭,银河若建瓴。

徘徊不成寐,小立倚疏屏。

咏燕

三月园林桃杏开,重来还识旧楼台。

应知冬向山中蛰,浪说春从海上回。

冲雨柳塘粘绿絮,掠泥花径带苍苔。

乌衣旧宅何人住,沧海桑田几劫灰。

暮春

风柔南北草芊芊,渐近清明四月天。

云净高楼无去雁,雨晴深苑有啼鹃。

扫除花锦铺苔席,摇荡春光飞柳绵。

屈指韶华如过隙,可令容易度流年。

围棋即事呈夫君

重围或是兴王地,一子能当生死关。

到得功成无着处,机心用尽不如闲。

秋夜

秋声昨夜入梧桐,金井银床影半空。

捣尽寒衣不成寐,半钩新月一帘风。

许炯说余玉馨的诗,是“性情所发”;新会举人、长芦盐运司同知容朝望  认为“余之诗,其婉转卑顺有梁鸿妻之风,其深沉含蓄有诸葛亮妻之风,其严正方割有乐羊子妻之风”。

我们从“离别有所思,梦寐恒见之。凛然松柏操,瑩如冰玉姿。为言持贞素,值晤自有期”(《拟古》)这些诗句看到了这个富有才情的贤妇高洁的襟怀。她的《围棋即事呈夫君》:“重围或是兴王地,一子能当生死关。到得功成无着处,机心用尽不如闲。”文字平实,它的双关之意却既巧妙又自然,既浅显又深刻,真是浑然天成,妙手偶得。它对许炯在人生道路中的抉择,不知是否起了作用?她的诗有独特的艺术风格,“半钩新月一帘风”(见《秋夜》)即其写照。

许炯几次上京赴考都落第,他就放弃了试场拼搏的念头,受聘修新会志及厓山志。之后,寓居金陵潜心著述。

许炯说“予好读四家书,至其会心处,殆忘寝食”,所谓“四家”是唐代韩愈、柳宗元,宋代欧阳修,苏洵、苏轼、苏辙父子。因为好读,细读,深入读,所以得窥堂奥。他认为“韩以严正胜,时出于奇,往往险绝为世妙观;柳以雄浑胜,时涉骈丽,犹有唐人气习;永叔(欧阳修字)和平雅畅,理尽词穷,令人叠叠忘倦;老泉(苏洵号)如汉庭老吏,笔带冰霜;子瞻(苏轼字)如万顷波涛,变化不测;子由(苏辙字)如长江浑浑,直泻无声”。为便于阅览,他编辑了《四家文类》一书。他还编辑了一部《古今奇文》。

许炯虽然得唐宋“四家”之奥,但自己作文绝不因循,他说:“为文须凿山通道,否则为牛后耳。”他总是独辟蹊径,纵横驰骋,自成一格。他每写成一篇,马上被人传诵,传诵的人越来越多,求他诗文的人也就更多。他的文章《上田豫阳督学书》、《上朱砥斋佥宪书》、《张道孝感记》、《送别何檗樵序》、《赠闲叟叙》五篇,诗《观海得水字》、《厓门奇石》、《经白沙里》(二首)、《流杯竞渡》、《将往京师留别亲友》、《厓门泛舟》、《暮春》、《山行》、《北滘候潮》十首存于历年旧《开平县志》。他的诗,工整而自然,意境幽远,感情深沉,有一种古朴的美。例如,《门奇石》:“海门铁柱镇龙宫,障尽洪涛是此中。去国孤臣心似石,风波不改旧时容。”《经白沙里》:“断巷围孤屿,寒流绕白沙。高楼巢野燕,古木聚寒鸦。壁篆昏题墨,潮痕阁钓槎。山中猿鹤梦,迢递忆年华”。这里,显示了他的思想情感和艺术。他的文集《吾野漫笔十三卷》(文七卷,诗六卷)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,在开平,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

当许炯不再作春闱之想而勤奋著述的时候,他的爱妻余玉馨已逝世。余玉馨短短四十四年的生命,写下了二百多首诗和几百篇史论。许炯把她的遗作从箧笥中取出,细加校订,精选出她的诗一百二十八首,史论五十篇,为《箧中集》,以传世。

这是一位才气横溢的女作家终生作品的结集,“开卷情迹宛然”(许炯语)。有论者认为,它象《诗经》中的关睢篇一样,是吟咏爱情的佳作。


相关附件: